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香港陆和彩免费资料 > 正文
千龙网的斗争 --北方网-IT浪潮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7-25

  2000年5月末,北京市外宣办网络处工作组进驻千龙新闻网,协调千龙网领导层权利之争。此时,千龙网各派已打得不可开交,矛盾激化,已无内部平息的可能。

  2001年5月末,千龙网的路牌广告遍布北京街巷,媒体宣传不绝于耳目。适值千龙网开通一周年,人们感到,千龙网已从前一段的低迷中脱泥而出,复有生机。

  1999年底,商业网站非常火爆,主管部门对商业网站新闻的监管,出现了一定压力。鉴于此,北京市主管宣传的领导意识到一个问题:政府在网络宣传领域,还没有一块自己的阵地;政府宣传部门必须占领网络宣传的制高点,才能积极有效地保证网络舆论导向的规范性。

  成立官方新闻网站,势在必行。由北京市委宣传部牵头,北京地方主要媒体主体参与,网站的组织构架也有了初步轮廓。

  这时,还有两点需要明确:一、为了防止重复建设,重复投资,网站建设必须采取新闻资源整合的方式,即参与网站建设的各家传统媒体以共同参与、优势互补的方式进行合作,而非由一家传统媒体,如北京电视台、北京日报等去主导组建;同时,一家一户分头建站的思路也不可取。二、网站资金从何而来,网站取采取事业形态还是采取商业形态运作。

  思考第二个问题时,北京市委宣传部的领导在巴黎遇到了实华开网站的老板曾强。曾强表示,实华开可以向这个即将建立的新闻网站投资。由于实华开本身的非国有企业性质,接受其注资,网站势必公司化运作,这也契合市委领导的初衷。双方相见甚欢,协议达成:网络宣传要走一条比较新的路,即宣传方针、宣传内容由宣传机构来控制,经营、技术、资金由资本去组织。如此,实华开向新网站注资1700万元人民币持新网站45%股份;北京日报、北京晚报、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视台、北京有线广播电视台、北京青年报、北京晨报、北京经济报和北京广播电视报等9家传媒,以资源方式入注(所谓的干股),持股55%。此外,实华开还以一个叫吉众德网站的形式投入一部分是技术、设备。吉众德网站是实华开为了向即将成立的千龙网投资而临时花一百万元人民币

  买进的。当时,曾强的计划是将这个100万的网站作价300万元人民币,与现金1700万合成2000万入股千龙网,但北京市委宣传部认为这个网站无法作价,没有接受。

  2000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之时,公历3月7日,千龙新闻网正式启动。现任北京市委副书记、时任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亲自为新网站命名为千龙新闻网,以合2000年新千年之始与传统龙年之祥。

  是年5月8日,千龙新闻网站测试版上传开通。在获息与已类似的上海东方网正式版将与5月28日正式开通之后,为了抢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的全国第一家综合性新闻网站”之名,2000年5月25日,千龙新闻网把“测试”两个字删掉,正式版开通。

  现任总工程师王哲,是千龙网启动时所有12位中高层领导中的唯一一位至今留在千龙网的人。

  “启动时基本上已把领导结构定下来了。但这种架构只是为了抢时间而达成的临时妥协,一开始就具备了不稳定因素”, 王回忆:“ 当时, 12个人中,除了我是总监助理,余下的11个人都是总监级或总监级以上,如今就剩我自己在这里坚持了”。从2000年3月到2001年年初,由于受内部权力之争和这种斗争所产生的后遗症影响,千龙网走人不断。

  千龙网首任总裁席伟航是四海华仁公司下属的加拿大《东方时报》总编。千龙网启动伊始,北京市委宣传部点将席出任千龙网总裁,负责网站工作。在实华开这边,有两位担当千龙网副总裁,一位主管技术和市场,一位主管法律。

  “席伟航总裁和实华开来的两位副总裁,三个人都想把最主要的财务、人事权抓到自己的手中。星期一到星期五所有人都在干活,星期六和星期日则必须开会,来讨论公司的架构倒底是什么样子,即千龙网是以新闻为主,技术为辅,还是技术为主,新闻为辅。”

  以新闻为主、技术为辅,是席伟航的坚持。席代表北京市委宣传部和九家媒体,这种坚持是创建千龙网的初衷;以技术为主、新闻为辅是实华开的立场,作为投资方,实华开派的两位副总的意见不能不听。

  “这是千龙网特殊的团体结构和投资结构带来的问题。开始,我们政府官员的想法是对的,与实华开合作没有问题。但同时,也忽略了一个关键:资本是要说话的。作为投资方,实华开的这种意图,在当时的千龙班子里已表现了出来??财权、人事权,实华开派来的干部管得越多越好。”现任千龙网总裁周科进分析。

  实华开希望完全以纯商业网站的思路来运作千龙网:“新闻做得差不多就行了,千龙得马上包装上市”。但是以席伟航为首的“政府派”,必须维护政府为网站定下的“新闻宣传”这种基调。虽然面对掏钱的人说话底气有些不足,对于席,这个领导权还是坚决不能放。

  僵局越来越重,找不到出口。胶着处,主管法律的副总裁提出一个新的解决方案:千龙网运作以法律为主。法律高于一切,技术、新闻都要围绕法律展开。

  再后来,在筹备过程中加入千龙的运营总监,原中国粮油网的CEO也提出了要求:千龙网的领导架构,要由当时的一个正总裁两个副总裁所成的三足鼎立变成四条腿走路,他的运营总监职位,要升一级,成为副总裁。

  终于,5月8日,大家在会议上面对面地打了起来。自此,唯一一个协商渠道??开会,也被堵死。

  “实华开看到这种情况,后续资金就不再积极,”王哲介绍。实华开告诉千龙网,如果不让实华开说话算数,就不再向网站投钱。

  “6月份差一点工资没有发出来。当时账面上就剩下10万块钱了”,王哲想起当初情景。

  稍早的5月末时,北京市外宣办网络处工作组开始进驻千龙网,以期化干个戈为玉帛。

  “工作组只是听取各方面意见,防止某一方一面之辞地向上反映。这样,并没有千龙网的解决根本问题”。

  在工作组入驻期间,人开始出走。运营总监先走。行政总监跟着。技术总监、副总裁、副总编也走……2000年10月,席伟航辞职。

  “走的人分几类,一类感觉在千龙无法施展的人;一类对这个模式看不到前景的人;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内部的混战使之无所适从的人”,周科进认为。

  由于资本结构所造成的千龙网难解之套,由于三个因素的介入,才最终得以在2000年年底解套:

  一、2000年7月17日,中宣部关于网络工作《西山会议》召开。会议明确了一条:新闻网站不得融资,不得上市。

  二、2000年10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视察千龙网,发出“以九家新闻单位养千龙网为主,六合商会。政府也要适当出一点力,一定三年或五年不变”的指示。

  三、2000年8月,周科进从新闻出版局下属《一周便利》杂志正式调任千龙网工作。

  前两个因素,决定了实华开在千龙网的股份,必须退出。但是,因为千龙网的融资已经发生,而如果要求千龙网立刻拿出1000多万把实华开手中股份买断,使其出局,的确没有如此实力。唯一选择就是通过资本结构的调整,慢慢稀释实华开股份。

  “当时的办法是只能向九家新闻单位打招呼,大家实际一点,要出钱了。”周科进在8月份已经被调到千龙网熟悉情况。

  来自九家新闻单位的3000万人民币现金在9月初基本到位。股本结构调整后,总资本4700万元人民币。其中,九家媒体合起来占72%;实华开的1700万占28%。这样,尽管实华开仍是最大股东,但其股份已被稀释掉17%。最重要的是,千龙网日常运作的现金,不再受实华开左右。

  “我们能说话了。原来钱是人家的,我们能说什么,”周科进感慨:“千龙网有股本结构一年一变,如果实华开没有能力跟大家同步走,只有被稀释出局”。

  由于内部斗争的紧张,千龙网虽然以公司形态运作,但公司一直没有注册。 9月4日,周科进将“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注册下来。9月5日,千龙网召开第一次董事会会议。随着资本结构改造,千龙网的管理架构可以定型了。这标志着千龙网已从吵闹的泥淖中脱身而出,不再为内部纷争困拢。

  “我刚来一个星期,就与曾强谈了一次。我跟他表达了一个态度。第一,你既然跟政府合作千龙网站,你就要遵守政府部门的制度,这是一个新闻网的网站,你不要按商业网站的模式来要求它。第二,我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我会全权负责,包括对实华开负责。”

  周科进对曾强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知道,钱是钱。这句话让曾强非常感动。至此,千龙网与实华开在现实与情感上的套,基本解开。

  作为全国第一家综合性新闻网站,千龙网的整体形态被称为“千龙模式”。2000年10月出任总裁的周科进对“千龙模式”总结了两个特点:政府背景的新闻网站和现代企业制度运作。目前,千龙网正在探索这两个组成部分的最佳结合点。

  “新闻报道方面,是按着新闻单位同样的要求来管理的”,周科进强调,千龙网确确实实是一个新闻单位。2000年5月,千龙网以“东芝笔记本事件”系列新闻专题报道,始在主体业务上小有名气;2001年2月,千龙网以“第四媒体”的身份首次全面参与2001年北京两会报道,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这两个标志性件事,分别从新闻报道能力和新闻报道资格上证明了千龙网是一个新闻单位:它不仅有发布权,还有采访权。

  周科进认为像千龙网这样的专业新闻网站,承担着两大责任:向直接用户提供新闻;信息仓库。相对于商业网站,千龙网的新闻不用花钱去买,减少了运作成本。

  2001年4月,千龙网为迎接网站开通一周年而改版,使其新闻日更新量从原来的1200条提高到2000至2500条,日更新量成为国内之最。同时,为了突出地处首都的新闻地理优势,推出新域名(原来域名为)。事实上,3月份,千龙网就对其内容作出了很大的调整,推出了房产、旅游、生活、汽车4个资讯频道,采取新闻与信息相结合的方式,向网友提供衣食住行方面的信息服务。

  周科进认为,由电视台、电台和纸媒体资源整合而成的千龙网,在与其他网站和竞争中,最有优势的是其文字、音频、图片同步直播的能力。“其它网站,无论是商业网站还是媒体网站,都不会有如此强大的多媒体播放能力”,周说。千龙网对2000年5月中国与欧盟达成入世谈判和2000年11月国务院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多媒体直播都很成功。

  “在千龙网其它运营上,除了董事长由北京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市政府新闻办主任何卓新兼任,一(总裁)、二(总编、副总裁)把手皆由政府任命外,其它的管理,比如说财务变化、人力资源、经营范围等等,我们完完全全是按着企业方式进行,重大事件向董事会负责。政府部门不会对这些方面进行干涉,”周科进介绍。

  周应该是千龙网公司化的最大应用者。2000年10月,公司新架构刚刚定型,董事会便提出近期的工作有两条:一是裁人;一是调整工资结构??周科进在千龙网开展了轰动一时的裁员和调薪运动。

  “我8月刚来千龙时,初创者已基本走完。但千龙网却拥有二百多人的庞大队伍。一个新闻网站,这个人数显然太多。而且,他们的工资结构很不合理,特别是采编这块,工资偏高明显。”周说。

  虽然宣布公司裁员决定的《告公司员工书》是在11月8日发布,但裁员已从10月开始,很是引人注目。

  “在人数上,我给各部门一个编制,总人数控制在140人。这样,两天时间,裁掉员工70多人。”周科进把准备工作做得比较细,裁员完成后,虽然在互联网上饱受攻击,但在公司局域网上只两条留言,其中一条是:千龙网,我今后还会关注你,走好。

  调整工资结构同时进行。周科进的原则是“参照业内水平,兼顾内部情形,留出发展空间”。“我们去其它网站调查,在业内对不同岗位工资进行比较。然后按照既定原则调整,”周科进解释:“并不像外界说的那样是降薪。在工资结构调整中,不同岗位的工资,有升有降。”

  周科进的工资是每月5000元人民币。“这是上面给定的。我拿这第么点钱,工资结构调时,别人没有话说”,周把自己的低薪水也转变成了一种改革工具。

  “不过,董事会对我说,你现在还是比传统国企老板赚得多。千龙经营得好,你的工资就会涨,”周补充:“假如我在另外一个体制内,给我一个副局,那我为千龙挣多少也没有用。挣1千万我也还是副局”。

  周科进本人的工资发放,大概是“政府任命的职业经理人”的特色之一。但是要想从千龙网经营业绩中拿到钱,也不是心想事就成。

  “作为一个新的网站,大概有三条赚钱之路,广告、有偿信息和电子商务。这三条对千龙来讲,都不是主要的。我们现在做的提供是面向政府机构的网站技术、内容或服务。比如说,青海这样相对落后地区也要做新闻网站,但它不能依靠连新闻原创权都没有的商业网站。那么我们就提出来转借,给它提供软件,提供培训,提供信息。然后收钱,”周科进说。

  这次采访,最长见识的是听周科进总裁谈每个人的收入表现形式。类似观点,也曾听过,但不如周科进现实。原因是,在调整工资结构时,周科进曾拿这些观点为员工做过思想工作,不能说它很能说服人,但的确能安慰人。

  “我的理解是,每一个人的收入都有几种表现形式,现金收入只是其中一种,”周说。他认为,人的收入,除了现金,至少还有三种表现形式。

  闲暇。这方面,表现最明显的就是“的哥”。所有出租车司机比他在原单位挣得都多。因为他在原单位,每天工作八个小时或者更少,但开出租车,每天工作要12个小时以上。所以闲暇是一种收入,你觉得你的工资很低,但实际并不低,理由是你没干那么多活。

  安定。千龙网的工资没有一般商业网站高,但还是吸引了许多优秀人才。商业网站为什么那么高呢,因为员工知道它有可能朝不保夕,你不给我高工资,我不敢去。高工资,拿一个月是一个月;到千龙网来的人,都知道这是政府网站,且不会死,低就低点吧。

  名声:中央电视台的网站,工资很低。但是给员工的证件上写的是中央电视台。品牌就是资源许多人觉得仅这一外名,就很值。具体到千龙网,周说:“尽管千龙网还没有这样的牌子,但是一旦有这个牌子的时候,也会在工资不高的情况下,让人觉得很值”。